煤矿如何走出“冲击地压”困局? 碳氢元素分析仪

2021-05-13  来自: 鹤壁市永心电子科技有限公司. 浏览次数:39

日前,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领导小组印发的关于《全省落实“三个坚决”行动方案(2021—2022年)》提出,“综合考虑煤矿资源禀赋、开采条件、灾害威胁程度等因素,分类处置,jing准施策”。记者注意到,在今年计划关闭退出的27处煤矿中,有19处为采深超千米的冲击地压矿井,合计产能3160万吨。作为全国冲击地压灾害zui严重的省份,山东已采取多项措施,治理任务艰巨。

  事实上,影响不止于山东一地。在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根本向好的情况下,冲击地压灾害仍是ji大困扰。相比水、火、瓦斯等灾害,其治理难度更大、防控形势更严峻,且随着煤矿开采深度不断增加,此类矿井数量上升、影响加剧。如何吸取教训防范于未然?

  “仍是煤矿zui严重的动力灾害之一”

  由guo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发布的《冲击地压矿井安全论证及专项监管监察情况分析报告》显示,目前,全国共有冲击地压矿井138处(含2处按冲击地压管理矿井),分布在山东、陕西、内蒙古等13个省区。截至去年12月中旬,各级安监部门开展安全检查138矿次,查处一般隐患1242条,行政处罚100次,责令停止使用设备16台(套)、停止作业采掘工作面28处、停产整顿煤矿6处。

  一位zi深人士告诉记者,“上述130余处矿井,对应年产量约4亿吨。我国与冲击地压灾害‘作斗争’已有近90年历史,理论与实践层面均取得很大成绩。但目前,冲击地压仍是煤矿zui严重的动力灾害之一。比如在山东,此类矿井占全国总量的1/3左右,2011年以来发生的10起事故,教训非常深刻。若不治理到位,全省冲击地压矿井都有可能面临关停。由于不少是主力矿井,一旦关闭,对该省煤炭及上下游产业将造成严重影响。可以说,预防冲击地压事故是关系煤矿‘生死存亡’的大事、要事。”

  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鄂尔多斯监察分局监察专员张迎中也称,该辖区现有10座冲击地压煤矿,虽然在290座煤矿中占比重不大,但随着煤矿开采年份增加、越来越转向深部,冲击地压问题日益凸显。“如何保持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,是当前和今后相当长时间内面临的重大挑战。”

  中国矿业大学冲击地压防治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窦林名进一步称,按照“区域先行、局部跟进、分区管理、分类防治”原则,治理越来越注重从源头入手,冲击地压事件发生的次数及隐患有所减少,解放了大量受威胁的煤炭资源。“与此同时,还有很多防治短板亟待补齐。”

  措施落实不到位、预警效能参差不齐

  记者了解到,煤矿特殊的开采条件,首先给防治工作带来难度。

  “井下系统像一个黑箱子,环境本就多变。冲击地压又属于应力问题,应力本身看不见、摸不着也难测准。尤其进入深部开采,应力、覆岩结构等情况更加复杂,相关机理及防控技术,特别是能够准确预测危险等级、危险区域的方法仍待突破。” 窦林名举例,冲击地压与采掘工程密切相关,而后者受控于地质因素,在设计中不可避免形成高应力叠加状态。加上采掘是动态过程,冲击危险也是动态变化,防治难上加难。

  上述人士表示,不同于地震,冲击地压是由人的开采行为所诱发,因此可以进行人为干预。“多年实践证明,通过合理的防控方案,能使大量发生过冲击地压的矿井恢复到正常生产状态。但zhong点在于,措施落实是否到位。”

  窦林名直言,部分矿井长期存在对防范措施不重视、缺乏防冲顶层设计理念,局部防冲措施落实不到位,监测监控系统预警效能参差不齐,以及监测数据采集和分析缺乏系统性、连贯性、完整性等问题。“90%以上的冲击地压发生在地质构造异常区,煤层厚度、断层等条件不同,影响也有区别。知道哪个地方、哪个方向存在问题才能对阵下药,不少矿井却缺乏扎实的前期工作,措施针对性不强、治理效果欠佳。”